火烧资讯 >> 文化 >> 叔本华:比读书更重要的是思考

叔本华:比读书更重要的是思考

2019-11-06 14:01:33 阅读:3384
黄道周在明末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尖锐激烈的时刻开始登上政治舞台。黄道周以国事为重,不计个人得失,刚直不阿,敢言直谏,前后三十疏,直到被革除官职,甚至洽罪入狱,表现了为国为民、光明磊落的情怀。清军得黄

德国哲学家亚瑟·叔本华(1788.2.22-1860.9.21)继承了康德对现象和自在之物的区分,这不同于他同时代的费希特、谢林和黑格尔废除自在之物的实践。他坚持事物本身,并相信它可以通过直觉来识别,也可以根据意志来决定。意志独立于时间和空间,所有的理性和知识都属于它。叔本华影响了尼采、萨特等许多哲学家,开创了非理性哲学。他写了《论充分理性率的四个根源》、《作为意志和外表的世界》等。叔本华于1860年9月21日去世,死后将所有财产捐给慈善机构。

不管什么样的图书馆有大量的藏书,如果不加以整理,它对我们的益处将不如那些藏书少但组织有序、分类良好的图书馆。同样,不管你的知识有多渊博,如果你不能反复咀嚼和消化,它的价值将远远低于那些你知道得不多但能仔细思考的知识。你为什么说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因为如果我们想把我们学到的东西吸收进我们自己的东西并充分利用它,我们必须经历思考的过程,把我们自己的知识在各个方面结合起来,或者把你的真理与其他真理进行比较。当然,我们能够“仔细思考”的范围非常狭窄。它只限于我们熟知的东西。因此,我们必须不断争取进步和学习。

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阅读或学习,我们喜欢读什么,我们喜欢学什么,但这里所谓的“思考”不是这样。这就像在风中煽风点火。它必须不断扇动以保持火焰燃烧。思考时,一个人必须对思考的对象有“兴趣”,不断刺激它,并坚持很长时间。对思维感兴趣的原因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客观原因;一个是主观的。后者在与自我相关的事件中引起思考的兴趣;前者对宇宙中的所有事物都感兴趣。这种人思考的原因就像我们的呼吸一样。这纯粹是生理上的自然现象。当然,这种人很少。即使是所谓的学者,总的来说,也确实在思考一个非常小的数字。

思考和阅读的精神功能可以说与其兴趣大相径庭。他们之间的距离令人难以置信。最初,人类的思维有其自身的个体差异。有些人喜欢阅读,有些人痴迷于冥想。加上上述距离,原来的差别已经扩大了。读书时,所有的精神活动都被书籍所主宰。他们因书的快乐而快乐,因书的忧虑而担忧。这就像在密封蜡上盖一个封条。他们的快乐、愤怒、悲伤和幸福的情绪不属于他们自己的精神。思考时,情况并非如此。在思考的瞬间,精神完全与外界隔绝。它按照自己的想法移动。这不像读书,而是受他人特定思想的控制。相反,它根据相关人员的气质和当时的情绪提供一些信息和情绪。因此,一个整天沉浸在书本中的人会失去所有的精神弹性,就像弹簧被重物长时间挤压一样,它的弹性肯定会消失。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没有个性和思想的动物,这是成为书虫的唯一途径。一般来说,大多数一般的“有知识”的人没有更好的天赋和智慧。他们的作品不能成功的原因正是因为死亡和阅读之间的关系。正如波普所说,“我只想成为一名读者,而不是作家。”

所谓的“学者”是指那些整天读书的人。思想家、发明家、天才和人类的其他“恩人”直接阅读“宇宙中的一切”。

严格地说,只有那些有自己基本思想的人才能拥有真理和生命。为什么?因为我们只能真正彻底地理解自己的基本思想。从书中阅读别人的思想只是吸取别人的智慧或残余。

阅读后学到的思想,就像考古学家从岩石中推断古代植物一样,是基于他们自己的证据。我心中涌出的想法就像面对盛开的花朵研究植物一样,科学而客观。

阅读只是思考的替代品。在阅读时,我们只能把书当作“导火线”,依靠别人来引导我们的思想到某些方面。但话说回来,有许多书不仅没用,还把我们引入歧途。如果我们很容易被他们诱惑,我们一定会跌入深渊,误入歧途。因此,我们心中应该有一个“守护神”,依靠他来指引迷宫,指引我们走上正确的道路。这个守护神只能被能正确思考的人所拥有。也就是说,只有那些能够自由而恰当地思考的人才能发现精神之路。因此,我们最好只在思想来源停滞不前的时候阅读。意识形态起源的停滞经常发生在即使是最优秀的头脑中。不是这样的。相反,他们孜孜不倦地阅读,把他们的思想驱逐到一个僻静的角落,这对思想的圣灵来说确实是一种罪过。这种人就像一些无意义的画家,整天看着枯萎的植物标本或铜版雕刻的风景,却忘记了自然风光。

思考的人经常会发现一个现象:他搜遍自己的心和灵魂,绞尽脑汁,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以获得真理或观点,他随意地打开书阅读。原来其他人已经发现了这些论点。沮丧吗?失望吗?不完全是。这个真理或观点是通过你自己的思考获得的,它的价值是无与伦比的。只有这样,这个真理或观点的正确性才能得到更多的证明,它的理论才能被公众更好地理解和接受。如果是这样,你已经成为这个真理的新力量,这个真理也已经成为人类思想体系的一个分支。此外,它不像一般阅读的理论,它只是短暂的一瞥,它深深植根于你的脑海,永远不会消失。

一个为自己着想的人将来可能会被引为权威的例子。当时,“权威”不同于普通的哲学家认为的“权威”。前者的观点与他自己的观点紧密相连。后者仅仅是收集和总结别人的意见。它就像一个由未知材料制成的自动木偶。与前者相比,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因为它是在胚胎从外部世界植入“思维思维”之后,通过受孕、怀孕、分娩等过程产生的。

通过研究了解到的真相,如假手、假脚、假牙或蜡鼻子和皮肤移植,可能不如附着在身体上的器官那样逼真。我思考的真相就像我身体的自然肢体,它真正属于我。这是哲学家和普通学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精神收获也大不相同。哲学家就像画家一样,用正确的光影、恰当的比例和和谐的色彩画出感人的杰作。学者呢?他只是系统地安排了各种各样的着色材料。它就像一个巨大的调色板,既不变化也不协调,一点意义也没有。

阅读意味着用他人的思想代替自己的思想。我们对自己的想法,虽然不一定是紧密和紧凑的,但总是一个有线索可寻的整体。我们可以依靠它发展成一个特定的系统。与读书吸收别人的思想相比,可以说是利大于弊。为什么?因为后者的思想来自不同的精神,属于其他人的系统和颜色。它不能像一个为自己着想的人。他把自己的知识、个性和观点融为一体。他的脑子里充满了不同的想法。上百个学派的思想是混杂和混乱的。这种思想的过度拥挤状态抓住了一个人的正确观察,也使一个人失去了自己的观点,并可能导致精神秩序的混乱。几乎所有的学者都有这种现象。因此,就正确的理解和恰当的批评而言,这些人远不如那些学得少的人。

一生都在读书的人完全是从书本中获得知识的。他们读了许多书,如山水和游记。虽然他们可以随意地谈论一个地方或一个国家,但是地方甲和地方乙是如何相互联系的呢?很难说人文、产品和习俗是怎样的。另一方面,思考一生的人就像出生在自己国家的父母一样。一旦他们开始交谈,他们就能说出当地事物的来龙去脉,以及各种事实或传说与事物之间的总体关系。

进入砚田书院读书俱乐部圈子,每天都有一点进步: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一篇:阳谷:时隔5年多,酒驾再遇“老熟人”
下一篇:霍福德:恩比德是联盟最强大个子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火烧资讯"的所有作品,均由本网编辑搜集整理,并加入大量个人点评、观点、配图等内容,版权均属于火烧资讯,未经本网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您联系我们之后24小时内予以删除,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